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动态

北大数学院院长张继平:流连数学对称之美

时间:2010-03-27 20:54:14  作者:Admin  点击:24

    “数学不仅仅‘真’,它还非常的‘美’,这种美足以让人流连忘返。”当一个跟数学打了几十年交道的人,依然无比真诚地赞扬着它的美时,人们也许便不难理解,为什么他不到40岁就出任北大数学院院长,为什么可以花近20年时间证明群论中新的p-幂零准则,为什么会赢得陈省身数学奖……

 
数学家:“到最好的地方学习,向最强的人请教”
 
“弄斧到班门”是张继平喜欢的一句话,在他看来,这意味着要到“好的地方学习,向最强的人请教”,也许正是秉承着这样的信念,张继平的每一段人生经历都有传奇色彩。
 
1977年,以乡村小学教师的身份参加首届高考,一举考入山东大学数学系;
 
1982年,进入北京大学数学系,师从当时的北大数学系主任段学复院士,开始有限群及其模表示论方面的研究;
 
1987年,老师在世界表示论大会上将他的博士论文《亏数零P块的存在性》举荐于世,接着,他又解决了著名的布劳尔39问题。作为一名年轻的数学家,张继平这个名字开始受到国际数学界的广泛关注;
 
1989年,跟随世界群论大师、菲尔兹奖获得者汤普森作博士后。汤普森在早年的工作中曾定义了重要子群Z(J(P)),正好与张继平名字的简拼一样。在汤普森的鼓励下,他开始了在这方面近20年的艰苦努力,最终于2008年证明了新的p-幂零准则,并开辟了有限群与模表示论研究的新方向;
 
1990年,年仅32岁便成为北京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;
 
2000年,任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****教授;
 
2009年4月,获得陈省身数学奖……
 
自从研究生时期投身有限群及其模表示论研究以来,张继平从来没有停歇过。这门关于对称性的科学,着力探索运动中保持不变的对称性质,以其独特的美吸引了张继平数十年。“数学家就是要首先发现这些美,然后提炼和简化它们,让更多的人分享,去应用。”
 
管理者:“我其实是做了一个值日生”
 
1998年,不到40岁的张继平承担起了北大数学院院长的重任。
 
“作为年轻的管理者,您有没有感觉到压力?”
 
“似乎并没有感觉到。”张继平的肯定回答,让人有些意外,“在数学领域探索,随时都要面对未知,新的角色其实也是一种未知。”不难觉察,做数学研究的精神,已经不知不觉融入了他的处事态度中。
 
“数学家是非常善良的人,因为在这个研究领域里需要脚踏实地的努力,偷不得懒,做不得假。”在不少人印象中脾气有些古怪的数学家,和张继平相去甚远。“如果说数学家工作的行为有些孤独的话,那也是科学研究的规律使然。虽然现在需要更多的合作,但是很多时候,仍必须个人专心致志地独立思考。”
 
张继平觉得,在他担任院长的时候,在处理杂事方面要比做一个企业的领导轻松些,工作的重心,是尊重每个人的个性和首创精神,发现每个人的长处并及时激励、支持。长期的建设和发展,数学学院已经形成了很好的传统和规范,“每个人都在为这个集体服务,我其实是做了一个值日生。”
 
教书匠:“在北大教书很幸福”
 
数学学院的学生中,不少是奥林匹克竞赛的金牌得主,以及高考中的佼佼者。张继平一脸欣慰地告诉记者,在北大教书不仅仅是在付出,自己常常也很受启发。孩子们思想上没有任何条条框框的限制,有时候一个问题可以把老师问得茅塞顿开。“在北大教书很幸福,这里有全国最好的学生,是教学相长体现得最好的地方。”
 
“我们一般求导,都是一次、两次、三次,都是整数次。但有一个学生就曾经问过我,为什么不能求半导数?我鼓励学生自己思考探索,给‘半导数’下定义,给大家都有很大启发。有时候,学生的想法也能帮助我拓宽研究思路。”
 
对于很有天分的学生,张继平不仅仅看到了他们的才华,更始终注意学生整体的发展。“在某方面很突出的学生,往往容易偏科,这就需要老师适当地引导他们均衡发展。”
 
张继平说,比起自己作为“时代试验品”的一代,现在的学生在这个多元化的社会里要面对更多的吸引和诱惑,而自身未必有足够的辨别能力。“很多学生觉得顺其自然就好,但我觉得不能完全停留在自然状态,要有意识地进行自我磨练和提高。”
 
后来人:向大师们学习做人
 
在决定是否接受采访时,张继平很是迟疑。“数学学院的传统是非常低调的,不希望通过宣传来展示什么,而是实实在在拿出成果来说话。”
 
张继平举例说,许宝禄,廖山涛先生,都是大师级的数学家,在国际上相当有名,可是国内其他领域知道他们的却很少。“江泽培先生,是两弹一星工程中的重要科学家,获得过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,他自己却很少提及,其奖状一直封存在箱底,从不炫耀,我到现在也没见过他的这个奖状。”
 
“现在还存在不少浮燥、虚夸的风气,可很多前辈,哪怕有九分功劳,也不敢说工作是自己的,因为还有一分是别人的。也许有的人觉得这样很迂腐,但正是这些诣高德厚的人推动了科学的发展。”
 
张继平研究生时代的导师段学复院士,对他更是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。“段先生把我带到科研的国际前沿。无论是学问还是做人,他都堪称楷模。虽然他身体一直不好,眼睛又高度近视,但工作上从来都是兢兢业业,一丝不苟。”张继平回忆,段先生给学生看论文时,连标点、英文都认真地进行修改,而且要求学生不但字要写得好,遣词造句也要漂亮。
 
段先生在北大数学系作了30多年的系主任。有一次,张继平在系里一个工作人员那儿看到了段先生留下的50年代的学生花名册,“我当时就被震住了,每个小楷毛笔字都像雕刻出来一样,完全就是一件艺术品……”虽然只是一个细节,他却感受到了先生的敬业和情操。
 
于是,扎扎实实做学问的态度在张继平心里扎下了深根。20年后,当两鬓有些斑白的他站在领取陈省身奖的奖台上时,一定没有后悔,20年前年轻的自己,向着可能要耗去人生中最宝贵光阴的课题提出了挑战……

上一篇考前要背的常用公式

下一篇谷歌用数学模型捕捉员工跳槽念头


  友情链接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我要投稿 | 联系我们 | 数模论坛
Copyright@2010 USTS MCM All Rights Reserved.

苏州科技学院数学建模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