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理学院 | 添加收藏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手入门

靠数学赚大钱

 

在华尔街,韬光养晦是优秀的对冲基金经理恪守的准则。

  与大名鼎鼎的乔治·索罗斯(George Soros)相比,詹姆斯·西蒙斯(James H Simons)或许是个让人颇感陌生的名字。即使是华尔街的专业人士,对于西蒙斯和他旗下的文艺复兴科技公司(Renaissance Technologies)也所知甚少。虽然行事低调且不为外人所知,但对他所管理的对冲基金,无论是以毛回报率还是净回报率评估,西蒙斯都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对冲基金经理之一。

  经历了1998年俄罗斯债券危机和2001年高科技股泡沫危机,许多曾经闻名遐迩的对冲基金经理都走向衰落。朱利安·罗伯逊(Julian Robertson)关闭了老虎基金,约翰·梅利韦瑟的(John Meriwether)的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几乎破产,索罗斯的量子基金也大幅缩水。

  与之相比,西蒙斯的大奖章基金(Medallion)以34%的年均回报率,在对冲基金业内傲视群雄。就算索罗斯的量子基金(Quantum Fund),同期年均回报率也只有22%,而标准普尔500指数同期的年均涨幅才只有96%。在2007年“华尔街最会赚钱的基金经理”排行榜中,这位70岁的数学大师以年收入13亿美元,位列第五。

  “人们一直都在问我,你赚钱的秘密是什么?”这几乎是每个人都想了解的问题,西蒙斯也已经习惯了人们渴望的眼神。有趣的是,西蒙斯几乎从不雇用华尔街的分析师,他的文艺复兴科技公司里,坐满了数学和自然科学的博士。用数学模型捕捉市场机会,由电脑作出交易决策,是这位超级投资者成功的秘诀。

  投资界的数学大师

  虽然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,西蒙斯却很少在金融论坛上发表演讲。他喜欢的是数学会议,更常常强调,是数学使他走上了投资的成功之路。有人说,他和华尔街的时尚毫不沾边,或许也是他并不瞩目的原因之一。

  在数学方面,西蒙斯有着天生的敏感和直觉。这个制鞋厂老板的儿子,3岁就立志成为数学家。高中毕业后,他顺利地进入了麻省理工学院,大学毕业仅3年,就拿到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博士学位,24岁就出任哈佛大学数学系教授。

  尽管是国际数学界的后起之秀,他还是很快就厌倦了学术生涯。1964年,天生喜欢冒险的西蒙斯,进入美国国防部下属的一个非盈利组织——国防逻辑分析协会,进行代码破解工作。后来由于反对越战,他又重回学术界,成为纽约州立石溪大学(Stony Brook University)的数学系主任,在那里做了8年的纯数学研究。

  西蒙斯很早就开始投资。1961年,他和麻省理工学院的同学,投资哥伦比亚地砖和管线公司;在伯克利时,也曾投资一家婚礼礼品公司,结果都不理想。“当我在股票市场一无所获时,还曾经找到美林公司的经纪人,试图做些大豆交易。”西蒙斯回忆道。

  直到上世纪70年代初期,西蒙斯才开始真正对投资着迷。那时他还在石溪大学任教,他身边的一位数学家投资了一家瓷砖公司的股票,“短短8个月的时间里,他赚的钱是我的10倍。”

  70年代末,西蒙斯离开石溪大学,创立私人投资基金。最初,他也采用基本面分析的方式,“我并没有想到用科学的方法进行投资,”西蒙斯说,那一段时间他主要投资于外汇市场,“随着经验的不断增加,我想到,也许可以用一些方法来制作模型,预见货币市场的走势变动。”

  80年代后期,西蒙斯和普林斯顿大学的数学家勒费尔(Henry Larufer)重新开发了交易策略,并从基本面分析转向数量分析。从此,西蒙斯彻底转型为“模型先生”,并为大奖章基金的近500位投资人,创造出了令人惊叹的业绩。

  电脑、运算、快进快出

  针对不同市场设计数量化的投资管理模型,并以电脑运算为主导,在全球各种市场上进行短线交易,是西蒙斯的成功秘诀。不过,他对交易细节一直守口如瓶,除了公司的200多名员工之外,没有人能够得到他们操作的任何线索。

  对于数量分析型对冲基金而言,交易行为更多是基于电脑对价格走势的分析,而非人的主观判断。

  文艺复兴公司主要由3个部分组成,即电脑和系统专家,研究人员以及交易人员。西蒙斯亲自设计了最初的数学模型,他同时雇佣了超过70位拥有数学、物理学或统计学博士头衔的人。西蒙斯每周都要和研究团队见一次面,和他们共同探讨交易细节以及如何使交易策略更加完善。

  作为一位数学家,西蒙斯认为,靠幸运成功,只有50%的概率。要战胜市场,必须以周密而准确的计算为基础。大奖章基金的数学模型,主要通过对历史数据的统计,找出金融产品价格、宏观经济、市场指标、技术指标等各种指标间变化的数学关系,发现市场目前存在的微小获利机会,并通过杠杆比率进行快速而大规模的交易获利。

  文艺复兴科技公司的旗舰产品——大奖章基金,成立于1988年3月。到1993年,基金规模达到27亿美元时,停止接受新资金。现在大奖章基金的投资组合,包含了全球上千种股市以及其他市场的投资标的,模型对国债、期货、货币、股票等主要投资标的的价格,进行不间断的监控,并作出买入或卖出的指令。

  当指令下达后,20名交易员会通过数千次快速的日内短线交易,来捕捉稍纵即逝的机会,交易量之大有时甚至能占到整个纳斯达克市场交易量的10%。不过,当市场处于极端波动等特殊时刻,交易会切换到手工状态。

  学者战胜赌场

  和流行的“买入并长期持有”的投资理念截然相反,西蒙斯认为,市场的异常状态通常都是微小而且短暂的。“我们随时都在买入卖出或卖出买入,我们依靠活跃的交易来赚钱。”西蒙斯说。

  西蒙斯透露,公司对交易品种的选择,有三个标准:即公开交易品种、流动性高,同时符合模型设置的某些要求。他表示,“我是模型先生,不想进行基本面分析,模型的优势之一是可以降低风险。而依靠个人判断选股,你可能一夜暴富,也可能在第二天又输得精光。”

  西蒙斯的所作所为,似乎正在超越有效市场假说。有效市场假说认为,市场价格波动是随机的,交易者不可能持续从市场中获利。而西蒙斯则强调,“有些交易模式并非随机,而是有迹可循、具有预测效果的。”如同巴菲特曾经指出“市场在多数情况下是有效的,但不是绝对的”一样,西蒙斯也认为,虽然整体而言,市场是有效的,但仍存在短暂的或局部的市场无效性,可以提供交易机会。

  在接受采访时,西蒙斯提到了他曾经观察过的一个核子加速器试验,“当两个高速运行的原子剧烈碰撞后,会迸射出数量巨大的粒子。”他说,“科学家的工作,就是分析碰撞所带来的变化。”

  “我注视着电脑屏幕上粒子碰撞后形成的轨迹图。它们看似杂乱无章,实际上却存在着内在的规律。”西蒙斯说,“这让我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了证券市场。那些

  很小的交易,哪怕是只有100股的交易,都会对这个庞大的市场产生影响,而每天都会有成千上万这样的交易发生。”西蒙斯认为,自己所做的,就是分析当交易这只蝴蝶的翅膀轻颤之后,市场会做出怎样的复杂反应。

  “这个课题对于世界而言,也许并不重要。不过研究市场运转的动力,非常有趣。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。”西蒙斯笑起来的时候,简直就像一个顽童,而他的故事,听起来更像是一位精通数学的学者,通过复杂的赔率和概率计算,最终打败了赌场的神话。

  不喜欢华尔街

  华尔街有一句名言:你必须非主流才能入流(You have to be out to be in)。西蒙斯的经历,似乎刚好是这句话的注解,他的所做所为总是让人感到好奇。

  西蒙斯的文艺复兴科技公司总部位于纽约长岛,那座木头和玻璃结构的一层建筑,从外表看上去,更像是一个普通的脑库,或者是数学研究所。

  和很多基金公司不同的是,文艺复兴公司的心脏地带,并不是夜以继日不停交易的交易室,而是一间有100个座位的礼堂。每隔半个月,公司员工都会在那里听一场科学演讲。“有趣而且实用的统计学演讲,对你的思想一定会有所启发。”公司一位员工如此说道。

  令人惊讶的还不止这些。西蒙斯一点也不喜欢华尔街的投资家们,事实上,如果你想去文艺复兴科技公司工作的话,华尔街经验反而是个瑕疵。在公司的200多名员工中,将近二分之一都是数学、物理学、统计学等领域顶尖的科学家,所有雇员中只有2位是金融学博士,而且公司从不雇用商学院毕业生,也不雇用华尔街人士,这在美国的投资公司中堪称绝无仅有。

  “我们不雇用数理逻辑不好的学生,”曾经在哈佛大学任教的西蒙斯说。“好的数学家需要直觉,对很多事情的发展总是有很强的好奇心,这对于战胜市场非常重要。”文艺复兴科技公司拥有一流的科学家,其中包括贝尔试验室的著名科学家Peter Weinberger和弗吉尼亚大学教授Robert Lourie。他还从IBM公司招募了部分熟悉语音识别系统的员工。“交易员和语音识别的工作人员,有相似之处,他们总是在猜测下一刻会发生什么。”

  人员流动几乎是不存在的。每6个月,公司员工会根据业绩收到相应的现金红利。据说半年内的业绩基准是12%,很多时候这个指标可以轻松达到,不少员工还拥有公司的股权。西蒙斯很重视公司的气氛,他经常会和员工及其家属们分享周末,早在2000年,他们就曾一起飞去百慕大度假。与此同时,每一位员工都发誓要保守公司秘密。

  这位前美国国防部代码破译员和数学家似乎相信,对于如何走在曲线前面,应该存在一个简单的公式,而发现这个公式,无异于拿到了通往财富宫殿的入场券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 


  友情链接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我要投稿 | 联系我们 | 数模论坛
Copyright@2010 苏州科技学院数理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.